我要投稿
新编辑器上线,快来尝鲜知道了

亿人

一个大篷车四个人,八个月六万公里

64
10
2017-03-20 16:17:52 amomo66
【导读】开了一辆依维柯改装的大篷车,绕着欧亚大陆兜了一圈~穿越26个国家,历时8个月,行程6万公里~

我,陈陈,刘佳和笛子,还有后来陆陆续续加入又退出的小丫,杨师兄,晓静,青青~开了一辆依维柯改装的大篷车,绕着欧亚大陆兜了一圈~穿越26个国家,历时8个月,行程6万公里~现在来回顾一下那些日子。


08年骑行-爱琴海边的合照↑

08年骑行-温泉关斯巴达战场遗址的合照↑

关于赞助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经费是头等大事,赞助没落实,辞职的事儿半点都不能提。小丫作为一线作战队员,负责正面与乐行谈判,我是后勤,提供线路方案、预算等等一切支持。
对于旅行赞助,我和小丫都有太深的阴影。08年骑行雅京前,八大金刚中基本都才毕业,小丫几个都还是学生。口袋既无余粮,家中也非豪门,再加上很多家长反对进而采用断粮断水的压迫,所以更多的寄望于赞助。
“哇塞,奥运年!骑自行车!从雅典到北京!一万五千公里!有个性有想法,满满的都是噱头,把文案发给我,我们支持你们!”几天过后,“我们研究过了,很不错,正积极向上级报批了。”n天过后,“你们的想法很好,可是中途经过伊朗,巴基斯坦,这可都是动乱地区,出事了我们承担不起啊!”“什么?免责声明?出事了你们自己负责?真的出事的话,免责声明完全没用啊,光是舆论压力就搞垮我们了……”这样的桥段一次又一次的在不同的意向赞助方上演,一次次的磨掉我们的激情,磨掉我们的希望,磨掉我们的耐心……总之很惨的啦!

08年骑行雅典到北京的小伙伴们在雅典帕特农神庙的合影↑

与当地的朋友在里海边的合影↑

伊朗伊斯法罕的伊玛目广场↑

借宿伊朗北部山区隐居的艺术家的家里↑
所以这次的预算做的相当的纠结,一方面纠结预算少了路上过的窘迫,另一方面纠结预算太多了会不会把乐行给吓跑了!
却没想这次赞助进展居然出奇的顺,是小丫前线战斗力强大?还是我提供的弹药粮草稳定?还是作为创业公司的乐行有魄力?人家周伟说了,“我们支持有梦想的年轻人去实现自己的追求!”哎妈呀,我那时候真想刮自己两嘴巴,为毛预算不做宽松点儿。这也为日后部队行军与团队和谐埋下了不定时炸弹啊!
话说人家就一初创公司,还为了这些个打着梦想的旗号到处吃喝玩乐的家伙提供全程赞助,这是什么精神!这要放白求恩的年代,稍加润色,现在我们的小学语文课本上准保又多一典型!
真有种相见恨晚的赶脚,只怪当年人家组队泡实验室搞发明创造,还到处参赛拿奖的时候,我尽是打篮球,玩轮滑到处刷街,一放假就骑我那破车满世界的折腾去了。又是自甘堕落被埋没掉的天才发明家!
话说我还读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我就已经懂得组装拖拉机了。那时我爸卖拖拉机的,有一很大的仓库,要把打散了从北方运过来的配件重新组装成拖拉机。一放学就和弟弟去帮着装这个那个的,晚上就睡仓库里,各种扳手钳子螺丝刀就是我们的玩具,每天都是拆这个装那个的!在别人物理是啥都不懂的小学三四年级,我已经知道柴油发动机和变速箱(拖拉机的)的工作原理了。我家还有个修理铺,里面各种电焊机氧焊机钻床砂磨机是应有尽有,也都是我的玩具,有机会的话偷偷的总要试试。家里的东西总喜欢偷偷的拆了再装回去,那时我最大的本事,估计就是但凡我偷偷拆下来的,基本上都能装回去不让别个发现。这还远远不止,在我家那个鱼龙混杂的村口,修自行车的修摩托的修电器的修手表的……一应俱全,放学后除了装拖拉机,最大的业余爱好就是蹲在各种邻居身边看着修各种东西,时不时的还搭把手!那时候还动手制造各种玩意,用自行车链条、钢丝制作火柴枪,威力惊人,曾经一小伙伴在教室里玩的时候不小心走火,小钢珠把一女生的脸都打穿了一层皮。火力更猛的有用小钢管做的土火铳,那时候火药和小钢珠到处都可以买得到,我们去打鸟儿~还自己用木头和废旧大轴承造玩具车,卖拖拉机的家里多的是轴承,没有旧的做旧了也要用,车开起来也不比现在小孩玩的扭扭车差吧~哎呀又想起初中最难堪的事儿,老师发现我箱子里居然一大袋的扳手钳子锤子剪刀螺丝刀……我硬是没法给出合理的解释,总不能说这是我的玩具吧!最后学校硬是在不是家长会的时候把家长请过来开了个私会~
一不小心又吹水吹多了,道出了一个天才发明家没落的心酸故事~要不然我那天不怕地不怕、车到山前必有路有路必有我阿莫的魄力哪来嘛~

关于线路

其实制定线路的过程没一点儿技术含量,无非就是制定一个大方向,再百度上一搜有哪些出名的好玩的,然后就想方设法的串起来。再去查这两个点之间的距离,排好时间。真正纠结费事费时的就是确定这个大方向。

开始想的是绕地球走一圈,结果被告知行程最好限制在五六个月。如此,从欧洲到美国,美国本土到夏威夷,在从夏威夷到日本,日本到上海之间,都是海洋。汽车坐轮船光是在海上漂就得花大量的时间,还费钱 ,out!
然后想过南美北美,想过非洲,都是看起来酷的不要不要的,还是得面临各种问题。
最后才敲定环欧亚大陆旅行的。不过真正落地的时候还是碰到了很多问题,几个点:
1. 越南:如果自驾从越南出境,那边的条件,跟天朝对待外国人开车进中国旅行一样变态。要向他们的政府部门申请临时牌照,还必须要有当地旅行社的人随车,从入境一路跟到出境。而普通的个人很难有渠道申请临时牌照,我找了几个广西组织过越南自驾的旅行社。“啥?你要穿过越南到柬埔寨,然后一路向西开?不行,你要跟着我们的车队出境,然后一起入境才行!”没办法,最后联系到了越南本地的旅行社,“可以可以,我们给你们办临时牌照,还派人跟车知道你们离开越南,但只有一个星期时间,一万美金!!”一万美金?干嘛 不去抢!才一个星期?你当我跑运输啊,怎么玩?
2. 舍掉越南,我们考虑从老挝出境,那就是轻而易举的事啦,有行驶证就能出去。另外的问题又来了,从泰国到缅甸没问题,可是从缅甸到印度。仅有通道是德穆口岸,印度一侧是叛军武装活跃地带,缅甸一侧又是地方民族武装割据,都不是政府能说上话的地儿。托小丫和杨师兄的关系,找到那边政府关系很好的朋友,没辙;青青又找到Pai的aya先生,人家说了“你要从泰国到缅甸去,随便,但靠印度那边,没熟人啊!”
3. 印巴边境,这扯蛋的边境有个扯蛋的只针对中国人的规定:中国人不能走陆路通过这边界!那可不,08年骑自行车,硬是不让我骑过去,非得逼着我回到拉合尔把自行车骑上国际专列!其中原因,除了巴基斯坦人嘲笑“他们印度好恐怖啊居然吃猪肉”而印度又反过来“他们巴基斯坦好恐怖啊居然吃牛肉”,更重要的是当年印巴战争眼看着印度就要把巴基斯坦灭了实现一统印巴天下的大好局面下,中国是路见不平一声吼啊,全然不顾自身的水深火热,粮食枪炮坦克飞机,像不用钱一样支持巴基斯坦兄弟,拯救巴基斯坦于危难之中。赢得了巴铁这比山高似海深的友谊的同时,结下了这阿三不让中国人过境的梁子。三哥那不按常理出牌的任性,着实让人觉得无厘头!好在咨询了开车从那走过的不可掉头,说跟口岸的磨啊磨啊就让过了!抱着过不了就包辆大货车拉过去的心态,安心!

↑印巴之间的敌视,从边境每天下午的闭关仪式可以看出来。两方比的是速度,比的是气势,比瞪眼,比藐视,还比谁抬的腿又高又直……4. 巴基斯坦,旁人一听就觉得是个问题。即使08年骑车走过一次,还是会有诸多发怵。奎达与塔Taftan之间五六百公里,处于伊朗、巴基斯坦和阿富汗接壤地区,公路一直沿着阿富汗边境走,是塔利班武装活跃的区域。当年自行车都没敢走这段,直接做班车pass。那时看着沿途诸多碉堡和哨卡,想不发怵都难。再说那年后来有个晚上一辆警车6个警察护送我到下个点,路边的灌木丛窜出3个白影又消失,然后警察吼了几声没反应后拿出冲锋枪叭叭叭叭就干上了。完事后拍拍我肩膀安慰了一句:“take it easy, no problem,they are thieves……”拜托,我农村来的没读过什么书没什么文化也没见过什么世面我肝儿都要颤出来了我能没事儿吗!!有天我很没情商的问乐行的人:“我们经过巴基斯坦那片地,你们就不担心吗?”那人马上就转了一苦瓜脸“你都知道我们的压力了吧,可一定要保证安全啊!”其实我也不是真的就那么没心没肺,有时候还是很能从对方的立场上考虑问题的。大部分时候我都表现的天不怕地不怕,但有时也会非常谨慎甚至适当的示弱,安全第一永远都是行动的最高准则。能用微笑解决的就绝不争一时之气,把团队安全带回来才是我的最高目标。

08年骑行巴基斯坦的时候一路武装护送的警察↑最后敲定的线路,其实也是没确定。想着从西藏樟木口岸出境,穿过尼泊尔到印度,托朋友在拉萨问了一遍,硬是没一个靠谱的说法。只能日后到了现场再说,不行就继续走新藏线到喀什,然后走红旗拉甫口岸去巴基斯坦,还不行就继续往北从霍尔果斯口岸出境,这个总可以吧,有先人从这里开车出境过的!!!反正就这么不靠谱的确定了,没有走过的先人给指条明道,为毛我们就不能做别人的先人呢,不试一下又怎么做别人的先人呢!!!
穿过巴基斯坦到伊朗、土耳其,再进入欧洲,都是些小国,串珍珠似的兜一圈,然后从俄罗斯,横穿西伯利亚,再穿过蒙古回到国内。以前还在别个面前吹过牛,要在贝加尔湖钓个鱼游个泳,一旦吹过的牛逼真的实现了,那就是个牛逼的事情,我是不是也算个牛逼的人呐,哎呀想想就觉得刺激,好骄傲。

九月在冰冷的贝加尔湖上游个泳↑

关于队员

组建团队的原则有几个:
1. 团队的分工就要明确,司机至少两个以上,有赞助的情况下,摄影、录像和剪辑就要有专业人士,旅途的记录更新也需要个文笔好的,其他生活上、医疗救护上、财务上也要有人兼着。
2. 人数控制在四、五个,人多了更容易产生矛盾点,人少了就会影响各个职能分工。
3. 必须是熟人,还要有长途旅行经历,要有很好的自我调节能力。我们可以谈互相帮助,但不能指望别人的帮助。旅途那么长,能坚持下来都算一种修为,不要给团队增加过多压力。
混迹江湖那么多年,其实心中已有合适的人选,所以组建团队一点儿都不困难。我和小丫是
发起人,我是司机、机械师,他可以担任生活、财务和医疗救护的职责,也可以兼着写点文字。剩下的就是摄影师、二司机的人选。很快就确定了5个人,我和小丫,摄影师刘佳,还有他的Gf笛子是个写手兼大厨,陈陈是二司机兼大厨。

我,阿莫、老莫、劳模、小强、强子……什么都有人叫,我也无所谓只要知道他们是在叫我就行。广西人,奋斗在深圳的通信汪。生活对我来说就是个实验室,除了烟酒黄赌毒不沾,什么都可以当成一种尝试、体验。什么好玩的工作我都想去尝试,什么苦逼的工作我都能当成体验一般去坚持。对我热爱的旅行也是如此,旅行也可以体验各种方式,比如:
自行车,有三万多公里的自行车旅行记录,最疯的就是08年,与小丫、刘佳还有其他五人一起从希腊雅典出发,穿越希腊、土耳其、伊朗、巴基斯坦、印度和尼泊尔,然后从西藏入境回到北京,历时七个半月,行程一万三千公里

一不小心骑进土耳其的小村庄,五分钟的时间全村都知道了有中国人骑车来,马上就成了被看猴子的模式

当地土耳其人送的小狗,跟着我们一起旅行

在尼泊尔开启Local模式,坐当地的超级大巴必须要坐车顶!

希腊漫山遍野的橄榄树和野花,骑行也是一种幸福

海拔五千多,眼睛的天堂身体的地狱摩托车,有两万多的摩旅经历,最疯的要数那年3月初,西藏还天寒地冻的时候和陈陈在拉萨的二手市场两千多块淘了一辆开了七年多的老掉牙的破嘉陵,我俩加一起超过三百斤,还有一百多斤的行李从拉萨出发,我们去珠峰、去吉隆、去普兰、去札达、去班公错,再走阿里大北线回到拉萨。那时候去吉隆、去阿里的路还全是大卵石,轮圈钢丝都颠断了四根。本来车子就不是一般的破,再加上这一路蹦蹦跳跳还驮上四五百斤的负重,从出发到结束三个多星期没有一天不在修车,硬是把我修成了高手。

再烂的摩托也阻挡不了自由的心

修车一路修到珠峰也是很奇特的回忆

去西夏邦马当时最好的路

近距离接触西夏邦马

海子山轮滑鞋旅行,最疯的要数09年从西宁一路刷到拉萨,两千公里刷了一个月。什么昆仑山口、风火山口、唐古拉山口,那都不是事儿。最帅的时候,负重四十斤,高原上我们一天也能刷超过140公里。

高原缺氧不缺精神

纳木错四千七百的海拔也蹦的起来

与秃鹫为伍

穿上溜冰鞋去转经

这是猴子要出现的节奏吗徒步,那年四月上旬,还是大雪封山,马帮都没敢走的时候跟陈陈就翻过多雄拉雪山走到墨脱去。不过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里面的人给我们的评价是“都说勇者无畏,你们这是无知者无畏!”确实沿途危险的都有点后怕,太莽撞了。

行走于雪山之中

这不是冻成狗就是被风吹成狗的节奏

这是行走于天堂的节奏

高山屁股滑雪,体会那飞流直下的感觉好吧,这就是我,一直都是天不怕地不怕,又总是信心爆棚,什么都想尝试又什么都敢尝试!我的人生格言“路是为了脚步与梦想而生!”这个世界太大了,没去过的我想去看看,去过的好玩的还想去看看!

小丫,李枭雅,湖北宜昌人,曾供企鹅公司,虽然后面由于创业的回收宝项目只跟我们走了很短的一段,但绝对是最初策划准备阶段的几个月里的大功臣,特别是赞助方面。
前面提到了,她是我们当年骑行雅京的八大金刚中唯一的女金刚。08年还正读大二,年少懵懂无知也几乎没什么户外经验,就很任性的决定休学一年,学着跟我们骑回来。当年的社会普遍对gap year还没什么概念,她要面对家长、各不明真相的亲朋好友、学院和学校的压力,难以想象啊,这娃儿居然那么犟。那时回到学校,时不时的问她明天什么打算,“明天我们去堵学校哪个哪个领导的办公室,要给我们休学签字!”好端端的考上华科又不好好读书,都不知道这些人脑子怎么想的。
她的加入拯救了当时的团队差点儿陷入全基佬的葫芦娃兄弟连的命运。都说她的选择是错的也是对的,错在这次骑行让她哭了一路的鼻子,对在这次骑行让她得到了蜕变。我倒没想那么多,她的加入对我最大的好处,就是作为殿后压队的我变得异常的轻松。我有更多的时间休息、玩耍、拍照甚至睡觉,还能保证不掉队!

当年骑行雅京到北京的小丫头

漂亮的地方当然不错过装逼的机会,这是路途的一大乐趣

刘佳,夹子,武汉人,在上海混,大学里跟我一届的,骑行雅京的时候也是一起的,自由摄影师,拍纪录片的,也拍宣传片。
大学里喜欢摄影和自行车旅行,按道理我俩的口味还蛮对标的,但我们却是毕业后骑行雅京前才认识的。估计是他混白云车版或者远协比较多,而我大学里的骑行几乎都是单打独斗。他喜欢热闹,我也喜欢热闹,但骑车的时候喜欢一个人。 这人大学里是材料学院的,毕业后在米其林搞轮胎,按道理这都是顺应发展的趋势啊。一起骑了雅京之后,居然不务正业半道出家拍片去了。想想刚出道那会儿,剪的片子我都没法看啊,对比现在的作品,真有铁杵磨成针的感叹!但再想想马云从一英语老师都混成现今这样,也就没什么了。感兴趣的还可以站短我看他的个人主页
说起旅行经历,也是个大神:骑自行车,骑过雅典到北京,也走过大西北;背包徒步走的起尼泊尔EBC,也玩过念青东,日本啊东南亚的就更不在话下。

08年骑行雅典到北京

印象中我跟他没什么正面冲突,倒是看到他和好多人有过冲突。爱憎分明,脾气大部分时候挺好,有时有点点爆,但通常都是对陌生人。好在简单的人事后都能很快的意识到问题,该道歉的时候也放得下,这点儿比我好,我通常情绪来了还会持续上一阵子。

嗯,就是他了,虽然不不会开车,但做个随队摄影师也也是足够了。

写了那么多都还没写到出发,希望大家见谅哈。只是想按照时间的顺序把出发前的准备过程交代一下。真正在路上了就是堆图讲故事了

笛子
李迪,笛子,四川江油人,90没后,刘佳当时的GF,当然了现在已经领证。笛子和夹子,她爸说“怎么你们尽是各种子:笛子夹子婷子麦子……”
咋说嘛,笛子在广外学的是外贸英语,但她英语一般般。妈妈是个教音乐的老师,但她的水平也是一般般。我们路上带了个小提琴和曼陀铃,路上也不断的跟别个一起合奏个什么的。或许,对于不懂音乐的我来说,小提琴只要不拉出个杀驴的声音,就应该要点赞了。

喜欢旅行,跟小丫一样也玩过gap year,2011年休学后背包旅行,越南、柬埔寨、泰国、印度和尼泊尔晃悠了八个月。沙发客、教堂借宿、义工……尽是些我没耍过的新鲜玩意儿。作为团队中体力最弱的那位,人家居然也走完了尼泊尔EBC!

喜欢画画,也没法判断她画的好不好,就像有时候我没法看懂梵高的画,但大家都说好那就是真的好。

喜欢做菜,虽是个四川人但做的东西却是很清爽甚合我意。
喜欢码字,文笔细腻,各有所好吧,虽然我这粗人欣赏不了但赞她的人那是大把大把的。反正人家码字拍照都已经被上了XX网了。

综上所述,带上这人,既迎合了团队的职能分工,光是想着就能给团队带来不少活气,也就顺理成章啦。
还落了一点,这人说她容易晕车,但怎么都觉得大篷车像她的睡篮,行车不管多颠都能甜蜜的睡去。可以说路途七成的时间都是被她睡过去的!

陈陈本来想着从之前骑行雅京的团队里攒够人就行了,却没想要么拖家带口的,要么就是安稳日子过的久了那颗曾经在路上的心就漂泊不起来了,要么就请不了那么长的假。
这时我就想到了陈陈,给他打了电话,他说“我回去跟晓静商量一下”!但我知道这丫又开始装了,他的潜台词就是“我去知会晓静一声”!但很会做人的他还是要装模作样的“商量一下”。
这就是陈陈,在厦门跟别人合伙开了个广告公司,还有个小工厂。可不管有多少产业,我保证他要铁了心跟我们走。大城市里正儿八经的商务风永远都掩盖不了他那骚包的内心,老板做到这份上,也就只有他了。
他曾经背个大包从南京出发,徒步加搭车,硬是花了三个多月走到拉萨。也曾和我一起在大雪封山的初春季节翻多雄拉雪山徒步墨脱,也一起在三月初天寒地冻的时候骑那个破烂摩托走阿里大北线。说到这里我又忍不住要吐槽他。当时两人加行李一起四五百斤,路上的路巨烂,一路把钢丝颠断了,钢圈颠废了,轮胎颠爆了,刹车颠没了,减震颠漏油了,连摩托车的点火锁都颠坏了~~~丫居然还偷偷背着我一路捡了好多各种奇形怪状的石头,为了他远方的美女好mm。最后发现的时候,驮包里塞了不下三十斤石头,怪不得路边一停车休整的时候丫就像以前生产队捡狗屎一样到处瞅~
我跟他最大的不同在于,他总是倾向于通过各种专业的装备来提升自己的战斗力,导致出行的时候总要背很大很大的包包,所带的东西虽然专业很好用但利用率都很低。而我除了核心装备,其他的要尽量简单,我自己就是最好的装备,尽量的随机应变就地取材,要甩的时候一身轻松~
抛开死党不说,让他加入这个团队还因为他的利用价值。那时还要买一些摄影器材,还要再添一个MacBook pro,这又是一笔不小的开销。把他拉进来顺带着也充公的他的装备~另外,这人炒菜抖的一手好勺,口碑还不错,可以担当大厨。还有,这人虽说考驾照没怎么去练车,也不知道怎么考过的,拿到驾照后就没开过手动挡的车,但毕竟驾驶的感觉在嘛,假以时日,手动挡就熟了,可以兼任二司机。再说了,毕竟是开广告公司的,酸的一手骚文啊。虽然我都看不下去,写关于我的也都看不下去,但他的粉丝多啊~那年他在拉萨城北的巢客栈做义工,网上各大论坛发的酸文引得粉丝们慕名从全国各地纷纷聚拢到拉萨,一时巢客栈居然连淡季都人满为患,住不上店的还天天跑过来问有没有空房。有一包头的蒙族小伙子来到拉萨,一时联系不上他也找不到客栈地址,那时手机地图也远没那么好用,寒风中硬是在那块兜了两个小时才找过来。
这么有魅力的人,必须在团队里啊!


关于车辆选择
其实一开始没想到用房车,就想着开个SUV多灵活。后来想着几个人挤一个车,大半年的行李啥的也多。开个全顺一样的商用车?是不是有有点不上档次。那就房车吧,处处睡在风景里,光是想想就觉得高端大气上档次低调奢华有内涵。

定下来后我跟乐行的人说什么时候看车了跟我说下一起看看。当我还在为祖国的通信事业发展忙活的昏天黑地的时候,她跟我说车子已经买下啦,周末我们去提车吧!当时的心情,咋说嘛,应该是兴奋多过忐忑吧。
忐忑不是没有道理的,先容我好好吐槽一下:
1. 宇通汽车在依维柯的底盘上改装过来的,往后的保养维修去宇通的售后服务站人家都会说不懂,你去依维柯的服务站吧。车头的标是IVECO,行驶本上又是宇通,这都是日后在路上惹麻烦的bug啊。

车头的标是依维柯,行驶本和方向盘上都是宇通哈哈,还有“美式露营生活领导者”,算了不能没完没了的吐槽啦,人家奥拓都是奥迪塔蒂了……
2. 这是一辆样车,专供客户试驾和跑各种展览,想想不管什么人、技术如何、驾驶习惯如何,都可以坐驾驶室操一把。我没什么处女情结,但这场景,求我心里的阴影面积吧?
3. 这是一辆出厂两年还没上牌的“新车”,表盘上已经累计一万六千公里,差不多够绕一圈中国了。这还不是重点,它没做过任何保养。我好像记得看到第一次换下的机油的那天胃口很是不好,吃嘛嘛不香的。
4. “新车”没有保养记录,关键连依维柯底盘的出厂合格证也弄丢了,首保都没法做也没法补,在依维柯的售后系统里它就是个黑车。
5. 发动机有漏机油,依维柯的售后说要拆了才能解决。宇通的又给忽悠“新车就拆发动机不好,只是渗点油不碍事,多留意一下机油位就行了。”关于发动机,车子搭配的是索菲姆3.0T的柴油发动机。又要吐槽一下,后面在土耳其,在波兰的依维柯服务站,他们都说这是个好发动机,没错!可是就要吃细粮啊,挑食的很。天朝的柴油品质,真心不敢恭维,特别是西藏地区。这是个bug,还是个很大的bug,还是到了以后出问题的时候再描述啦。
6. 点火开关换过,所以点火钥匙换了但驾驶舱两侧的门锁依旧,侧门的锁也换过,所以跟后面货舱、电池舱和注水口的钥匙也不一样。串串就是一大坨:点火钥匙、驾驶舱门钥匙、门锁遥控、侧门锁、后舱门锁。不知道的人看着这么一堆钥匙还真有种感叹:好 高 端的样子!
7. 车子出厂两年,要么闲置很久,要么就是暴使暴用。车上都是这个松那个掉的,副驾的开门把手掉了,好多个空调出风口也被抠坏了,宇通的说“放心,都换了,我们掏钱”。淋浴的水阀把手掉了,宇通的说给你去水暖器材店买一个。淋浴的热水器怎么烧都没热水,宇通的说给我找专家解决,最后是欺负我们出发时间紧张又不了了之还安慰说路上在车里洗澡的机会应该不多。

副驾的开门拉手

淋浴混水阀的把手
8. 表盘上时不时的有ABS、EBD红色告警,依维柯售后说是泵有问题。不能维修只能更换,从厂家发过来要三四天。宇通的又欺负我临走那几天繁杂事情一大堆无法顾及,说车身那么重应该问题不大真有问题找服务站再处理。
其实还有更多的问题都是在路上使用的过程中暴露出来的,比如空调漏氟,电瓶不储电,生活电瓶安装重心过高架子又很不结实,车身加宽后依维柯原配的工具根本无法拆卸后轮,逆变器泄电严重,煤气泄露、发动机冷却系统的塑料件爆裂、花洒爆裂漏水、马桶漏水,车窗漏风、车顶漏水、恼人的副驾安全带拉扯无奇费劲,有两个窗帘拉扯又极其困难等等等等

纸质的天窗帘往下垂,拉开的时候要很小心,一换个新手拉一把就是这个样

车尾两侧的窗帘,被拉坏了。好多问题都是提车的时候没留意,回去一检查就暴露出来了。
说多了都是泪啊,我突然很自卑的觉得自己太不靠谱了。居然开着这满是bug的车,带着对我无比信任的小伙伴们,上路了,实在是罪过罪过。我能责怪哪怕离职在即也要倾注120%精力坚持的通信事业吗?我能借口当时忙于各种签证、手续、准备而对这大篷车顾及不周吗?无耻,这都是无耻的借口!

卡座经过调整可以变成一个临时的床,但是不平还不说,还晃。幸亏大部分时候都是四个人,这个用的也很少。
其实完全没有责怪赞助方的意思,房车是小小众的消费品,一般的经销商也没什么存货。往往都是给你看照片、稍微忽悠一下,交个定金,一个星期左右给你开过来。那时候出发的时间差不多定了,我也提了离职,走一个月流程,各种签证也都紧锣密鼓的准备着。事儿赶事儿的时候,就是各种无法顾及的讨厌。
好在有我嘛,被自己埋没的天才还是天才,还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踌躇满志的样子。只要发动机没心脏病,车不掉链子,其他的都是次要矛盾。

关于车辆手续

国际上通用的跨境自驾通关文件是Carnet de Passages,通过交一定的保证金向国家的汽车协会或联盟申请。入境和出境的时候都盖个戳,旅行结束后就可以凭着这些出入境记录要回保证金。国内的跨境自驾还不是很成熟,也无处申请Carnet de Passages,目前的先人们自驾境外游常都用ATA Carnet(ATA单证册)代替。

这是国际通用自驾通关的Carnet de Passages

这是我们国内用的ATA单证册说起这个ATA单证册也是一匹布那长,首先它只是一个货物临时出入境的通关文件,并不一定适用于汽车自驾也不一定适用于所有国家。关于用这ATA通关满满都是泪的心酸故事后面碰到了再详说吧。

这车的ATA单证册是在深圳贸促会申请的,过程也是够折腾的。“汽车自驾出境用ATA?没听说过啊!我向上级请示请示,一会给您回电话。”“单证册上要指定出境口岸和入境口岸。什么?你们都还没定哪个口岸能出去?那没法办。”“持证人好像不能是个人,必须是企业单位申请啊!”“要购车发票!“ ”啥?你们的发票怎么这么多?底盘发票、各种改装件的发票?我向上级请示请示!”“要营业执照!”“要组织机构代码!”
于是乎,先不出证,路上确定哪个口岸可以出境了,再出证给我寄过去。而车子行驶证登记的是个人,跟我们团队中的任何一个都没关系,ATA单证册上的申请人和持证人都是乐行公司,签字的又是法人周伟,跟行驶证持证人或者是我们团队的任何一个也都没关系。这bug真的是环环相扣、处处不合拍。导致以后在路上折腾的,咋说嘛,还是应了那句话:梦想有那么容易实现,那还能叫梦想吗!


关于签证
说起办签证要想起08年骑行雅京之前的那个冬天,青春年少懵懂无知的我们窝在北京东直门外的地下室里准备沿途各国的签证。
希腊的签证官说“你们真的要从雅典骑到北京去吗?那你们办齐了后面所经国家的签证我就给你”。那时一个月的个人自由行的旅游申根签还不算稀罕,但刚好有个几十人的中国旅游团在希腊消失了,给我们这些后人带来的就是更严格的审批以排除非法移民的可能。土耳其的签证官说“土耳其又不是你们的第一站,你们拿到希腊的签证我们马上给”。伊朗的签证官说“必须要有伊朗的企业给你们发邀请函”,巴基斯坦的签证官也是一苦瓜脸“我们的中国朋友,不是不想给你们签证。我们的女领袖贝布托刚被刺杀身亡,现在国内形势太过紧张,内政部已经要求暂时限制游客,见谅啊”。又是这些bug环环相扣让我们走了一个又一个的死胡同,前后拖了两三个月,把我们这帮乳臭未干的小伙伴们都熬成粥了。
唯一的安慰就是印度的签证官“这个我不能做主,我要请示大使”,大使说“very good,明天过来取!什么?你们要把有效期延长到半年?No problem,明天过来取”!尼泊尔的签证官“这个我做不了主,要请示大使”,一会儿后“大使先生说了,现在你们拿护照进去,马上就给办了”!
我们这次的签证整体来说还算顺利的,只是,正如前面有关线路的帖子里描述的,我们的线路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一直都在调整,我们的签证也是考虑到了各种可能,很多可能经过的国家都办了签证。我们委托了旅行社是马不停蹄的给我们送签各个可能的国家,每个国家拖上一个多星期,也是持续了很长的时间。所以直到我们出境前的几天,护照才从深圳的旅行社给我们寄到新疆去。
只有俄罗斯和蒙古国的签证给不了那么长的有效期,我只好到了欧洲以后托人把护照带回国,办了再寄到进入俄罗斯前的最后一站拉托维亚。
唯一比较折腾的是申根签证,在研究了各种可能性后我们确定了法国签证,找的是官方代理机构中智法签,在广州。我们的难点在自由行,个人旅游签通常都是一个月,三个月是上限但很难,有效期通常都是三个月但我们要半年。那几天刚出的新政策,法签最快24小时就可以拿到,我们的硬是拖了半个月。不同于普通的旅游签,我们被要求补充各种材料。他们办事有个bug,也不是仔细检查完看缺什么材料让我们一次补充,硬是让我为这个跑了几趟广州。幸亏我刚好离职恢复自由身!

本文由amomo66撰写,观点仅代表其个人立场,不代表爱卡汽车或亿人观点与立场。

本文系作者amomo66授权亿人发表,并经亿人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
收藏成功
取消收藏成功
310 564 1